Skip to main content
關注本站
【名家專業書法課程大全】價值超10萬,書法學習必備(不斷更新,全部免費學習)

當代名家訪談——王亞洲

2020年11月18日 22:50:24170人參與0

藝術簡介:

王亞洲,1965年生人,字臻一,號雅舟,別署竹音閣主人。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書法家協會第六屆、第七屆理事,安徽省書法家協會第四屆、第五屆副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草書專業委員會委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特聘教授,安徽省青年書法家協會主席,安徽省文聯委員,安徽省青聯常委。


問:老師您好!感謝您接受專訪,首先請您談談您的學書歷程吧


王亞洲:謝謝。我82年底到部隊當兵,后來當了文書,看到了前任文書留下來的一本柳公權玄秘塔楷書字帖,那算是我真正學書法的開始,一直走到今天??赡苁悄贻p氣盛,當時我完全不喜歡過于工穩的字,所以有了一點楷書功底后,我就廣泛臨摹魏晉時期的民間碑刻,似乎釋放了不少野性。

后來又學習隸書,全國第六屆國展我的那件獲獎作品就是兩者揉合的東西,當然現在看起來還是比較做作的。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對書法的理解和認識程度也在不斷提升,在后來的書法練習中,我越發注重自然而然的心性流淌,特別是學了草書以后,我在音樂上的一點稟賦被激發出來了,可以說,我的草書創作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音樂的啟迪,寫隸書、篆書和楷書,都滲透著行草意。

這就是我們常說的“書寫性“,這一點很重要?;仡^想想,學習書法除了樹立信心、堅持不懈之外,必須要學會體會和感悟,埋頭拉車肯定不行。 

問:您曾榮獲過“全國首屆楹聯書法展”金獎,楹聯這種創作形式我覺得相對于其他形式創作起來難度要大一些,您覺得對于楹聯書法的創作要注意哪些方面?


王亞洲:是的,楹聯創作看似簡單,實際上是一個書法家藝術協調和分配能力的綜合體現。除卻楹聯本身撰寫之外,這是需要專門訓練的,楹聯書法創作起碼應該關注這么三點:

一是每個字結構的變化,也就是開合程度,要視情適當調整,不能寫漂亮完事,有時候個別字的不漂亮是為整體上的漂亮服務的;

二是墨色配合,上下聯相對應的字之間的墨色對比很有意思,既不能你濃我就淡的簡單格式化,又不能黑成一片,一個筆畫的飛白多少都會牽涉到整體氣息,對比的尺度完全靠自身審美能力所決定;

三是適當觀照書體的借鑒和自然運用,生搬硬套不行,比如有的筆畫正好雷同時,就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化解一下??傊?,楹聯書法創作至少可以看出一個書法家的藝術綜合能力,想的太簡單就去藝術化了,想的太難又束縛了創作激情,要慢慢體會。


問:當今“二王”書風流行一時,請您談談您對當下流行的“二王”書風的一些看法。


王亞洲:大家都知道,“二王“是學習書法必經之路,沒有誰學書法不學“二王“的。當今書壇,“二王“手札式的小行草確實比較多,風格上是雷同了,也在全國大展中出現過獲獎作品基本上清一色的小行草作品這樣的遺憾,但都不是壞事。

一來引領了回歸傳統的正道,所謂流行書風因此慢慢消失了;二來藝術市場和書法群體本身也會作自我調整,眼光都在進步,視野都在拓展,真正大家感覺有點厭煩的千人一面時期已經有所改善。

問:古人講“書之妙道,神采為上?!蹦X得這種神采在草書當中是如何體現的?


王亞洲:書法中的每種字體都存在這個問題,可以說,“神采“是作品的靈魂。從某種意義上說,“神采“是書法家靈魂深處的一種律動,或高亢、或猶豫、或悲憤、或泰然、或喜悅…..

所謂天下第一、第二和第三行書,作品本身傳達給人們的“神采“也是不同的。草書的“神采“主要體現在線性的起伏和節奏上,死蛇掛樹的線條和舞蹈般彈跳的線條是顯而易見的,根據書寫內容的不同,會有祝允明的亂石鋪街、董其昌的柔中帶剛,也會有黃庭堅的長槍大戟、王鐸的特立獨行……

我覺得,草書難以深入民間的主要原因,就是這些“神采“的變化,很難被民間接受和理解。字不認識可以學,“神采“有時候不是學得來的。我建議,學草書的要多聽聽中國古典音樂,潛移默化的作用會令你有那么一天豁然開朗。


問:您作為中國書法家協會草書專業委員會委員、評委,請您談一談您覺得一件優秀的草書作品需要具備哪些因素?


王亞洲:我參加過幾次全國大展的評審,比較關注草書這一塊。我覺得,一件好的草書作品,可能要有這樣幾個因素:

一是有來頭,就是要有傳統,任筆為之不行;二是氣息好,字與字行與行之間沒有障礙感,包括枯濕、濃淡、大小等方面的對比;三是草法準,不能有寫錯了的字,更不能出現臆造的字;四是用筆活,就是使轉自然,化為己有。

此外,我還特別關注一點,就是一件草書作品能不能在抓住人們眼球后,慢慢讓人體會出反而很安靜的感覺。因此我說,“虛靜“是草書的終極審美,一件好的草書作品往往是在很安靜的狀態下寫就的,千萬不要陷入“酒后卻書書不得“的窠臼之中。 


問:請您談一談您最近在書法創作上的一些思考。


王亞洲談不上一些思考吧,搞書法這么長時間了,自己心里到底想追求什么會越來越清晰。我最近兩年想的最多的就是自己的筆頭如何能再純些?

有書友問我,完全寫得像誰的作品能入展嗎?我說,沒入展說明寫得不純,像只是表面,純才是內質。因此,我現在的書風和原來相比,確實變化不小,甚至判若兩人,這是自我消化和相互融合的結果,畢竟到了網絡時代了,見到的資料和汲取的信息豐富多彩,越是這樣,越覺得雅俗共賞是很難做到的,專家講好,百姓也講好,多不容易啊。

現在有的行為書法和江湖書法簡直是混淆視聽,不堪入目,蒙蔽了不少人。真正的書法藝術是要經得住“冷板凳“的,你的心不能隨著鋼筋水泥一起浮躁,我知道真的做到這一點很難,但書法必須要求你做到才行,否則就是寫字了。


問:在您的藝術創作中,以草書居多,您在學習草書的過程中都受過哪些人的影響?


王亞洲:我學書法是從碑轉入帖的,學草書也沒有什么特定的程序,不外乎二王及其脈絡下來的,我是先放后收的方法學習草書的,也是性格使然,主要走過王鐸、傅山、祝允明、黃庭堅、孫過庭以及“二王“,最后是以“二王“來收斂自己的狂野之心的,所謂大膽落墨,小心收拾。


問:當代書法有的人提倡“回歸經典”有的人提倡“弘揚個性”您是怎么看的?


王亞洲提法都沒有錯,藝術到最后都應該要有個性的東西,但一定要注意一點,所有的個性都是建立在經典之上的。藝術創造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個性不是想追就能夠追來的,是經過長期積累而化為己有的一個過程,這其中有自己的見識、認識、學識等綜合因素在里面。

有位從來不臨帖的書法愛好者,寫草書的,他問我:為什么我的草書上不了全國展覽,你看我寫得和別人都不一樣,我有我的個性和風格。我只能說:你說的個性和風格是你自己的理解,在家里自己玩可以,要想學書法,還是好好從臨帖開始吧。類似這樣的笑話很多,類似這樣的人也很多。鑒此,我們沒有必要今天提倡這樣,明天提倡那樣,讓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還是遵循藝術本身的規律,端正大方向,引發正能量,不要走歪走斜了就行。

還是那句話,藝術家是以作品說話的,作品的好壞就讓人民說話,讓市場說話。

作品欣賞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不會發表評論(點這里)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