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關注本站
【名家專業書法課程大全】價值超10萬,書法學習必備(不斷更新,全部免費學習)

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入展名單

2020年10月26日 08:28:46361人參與0



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工作
在西寧完成


  2020年10月15日,青海省書法家協會組成“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委員會”,在西寧完成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工作,共有117位作者117件作品入展。本名單為公示名單,公示期為2020年10月24日-10月30日,共7天。公示期間,如發現有違規問題,可向青海省書協(辦公室)舉報;公示期結束后,仍接受對有關違規現象的舉報,舉報材料要求信息準確,事實清楚,青海省書協將依照相關規定調查處理。

  舉報電話:0971-6128962  





入展作者公示---按字母排序





西寧市-90



阿文元 包桂蓮 蔡永峨 陳 萍 陳顯明

崔瓏山 董 月 杜延平 樊光華 付貴寧

葛子江 貢 ?!」緞偂』竾恪』羧?/p>

紀 平 景亞龍 巨邦寧 巨積文 孔繁良

雷登峰 雷義林 李 峰 李福龍 李 瀚

李鴻新 李生偉 李 文 李曉霞 李興隆

李延昊 李永釗 李有衛 李玉春 林士杰

劉健鑫 劉賢明 劉葉萍 劉志云 劉子平

柳發青 盧小燕 馬登?!●R發俊 馬福強

馬建源 馬金滿 馬黎明 馬勝圓 牛雄梅

祁長?!∩秤贽r 邵 鵬 沈延雄 史國順

史青龍 史正才 蘇 成 蘇明貴 孫寧福

孫彥林 田 靜 汪 榮 王登昌 王海濤

王紅欣 王 娜 王曉鵬 王興琦 王亞君

王有杰 王志青 肖 兵 謝桂貞 徐小海

巖雅泉 楊 軍 姚忠寶 岳小勇 張國云

張加森 張 群 張鑫鑫 張 穎 張 宇

張玉娥 鄭慶路 周起峰 朱育新 鄒仕鈺




海東市-17

杜文忠 郭 勉 賀延西 賈國明 蔣國棟


康吉林 李錦業 李啟文 李照明 劉佐奎

裴得品 祁昌智 王國成 王裕霖 張長林

趙成英 鄭有海




海北州-3

侯貴民 吉正龍 李懷云




海南州-1

牟國瑞




海西州-6

雷雅寒 劉鳳林 劉正昆 邵愛凌 贠蕊娥


張太平





評審感言


陳治元


  2020書法篆刻展覽作為四年一屆的省展,在所有省內書法篆刻展覽中具有最高權威性,反映著四年以來全省書法篆刻創作的最高水準,因此,受到廣泛重視。加之這次展覽借鑒國展做法和經驗,為鼓勵書法創作者全面發展,允許一人投不同書體創作作品,因此投稿踴躍,投稿量創歷次展覽記錄。

  從評選看,總體水平有了大幅提高,尤其有數量不少的新人涌現,令人欣喜。作品呈現如下特點:一是省書協為彌補我省書法創作短板,開辦的隸書、篆書篆刻培訓班起到了推動學習創作的作用,新人較多,創作水平有了較大提高,在入展作品中占比相對增大;二是創作骨干自發舉辦的工作室培訓,以老帶新,成績顯著;三是女性書法創作隊伍逐漸擴大,成績不可小覷,值得鼓勵。這些都反映出我省書法學習、創作全方位發展態勢。但也有不足,主要是創作中堅后勁不足,沒有出現令人欣喜的足以沖擊國展的作者和作品,老套路較多,缺乏在傳統基礎上能夠融通、求新、具才情、有想法的作品。篆隸作品尚處在基礎階段,比較薄弱,師生相像現象仍未改觀。要涌現出較多創作人才,形成可與全國比肩的創作隊伍,還需要協會書法家們付出更大努力。




王永洲


  此次“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覽”,省文聯、省書協予以極高關注度。省書協成立以來,雖有“九五全省書法展”,但一直沒有形成屆展,實為憾事。今年省書協全力打造這個展覽,以“2020”紀屆,將展覽每四年舉辦一次,如同“全國第×屆書法篆刻展”一樣,高度體現“連續性”,和“最高規格”。這個展覽將為進一步推動全省書法人才的培養和書法創作的提升,有積極深遠的意義。

  這次評審參照中書協的評選規則,分工極細,行草、楷書、篆書篆刻、隸書四個評審組外,還設監審組和觀察團,各行其事,認真負責。評審原則守則及評審程序方法都一清二楚,便于操作。評審過程:第一步,分組初評;第二步,各組又交叉互評,真還撈出一些落選的較不錯作品,不致遺漏;第三步,入圍作品全部懸掛,然后全體評委投票復評、終評。參評作品全部覆蓋姓名并編號標記,評審過程中出現小問題,及時討論研究解決。整個評選過程充分體現了公正公平性、學術專業性、陽光規范性。

  從作品的創作這一角度談談自己的想法。

  第一,多讀書,廣見識,專臨一家與廣泛涉獵等等,與創作不無關系。我覺得書法創作如同魯迅先生創作小說一樣,要極重“典型性”,如臨“二王”、或“蘇字、米字”,須在臨摹上下功夫,吃透筆法很重要,完全理解其精神氣質,要多動腦子作比較、研究,筆法特征及結構特點諳熟于心,還要把握細微的風格變化,如此,創作中方有謀略、方有駕馭力。

  第二,創作始終是“兩條腿”走路,既要體現古人的優秀筆法,還要有自己的個性。在現今創作中,集古人字,生吞活剝者居多。行草書作品扎堆現象嚴重,寫“二王”“書譜”一類的作品太多,尤其是小字作品。相對而言,字稍大一點的、能融化吸收古人作品風格、又有自己想法、駕輕就熟的作品少之又少。雖然年輕作者好的一面是敢于臨帖、敢于吸收,但寫出有個性的作品還是極有限。這一點今后創作中應予以重視才好。

  第三,參展的唐楷作品幾乎全軍覆沒,這并不是評選上有問題,而在作品本身。關鍵是臨帖與創作上沒有把握住,有些作品雖忠實于古人作品,體現唐楷原貌原樣,但是或呆板、或輕佻、或走樣,全無古人的力量與趣味,沒寫出古人古質樸茂、渾厚天真的風格。

  第四,繁簡混用和錯別字出現不少。創作作品宜全用繁體字,但不少作品插入不少簡化字(當然,草書另當別論)。有一幅作品書寫的水平很高,但因為錯別字被淘汰了--一個簡單的“初”字,顯得不夠嚴謹。

  第五,落款不合度。有一幅楷書對聯寫得不錯,但落款行草水平較差,加之草草處理很不協調。落款也要多學習多參照,用長款或窮款,與正文相得益彰才好,這方面也體現出一個作者的文學修養。




徐小江


  2020青海書法篆刻展的評審工作,是我省書協30多年來制度最完善,程序最嚴密的評審,更加體現了公正、公平、陽光的原則。

  作為唯一女性評審委員,每一次的評審都讓我十分關注女性作者的參與人數和書法創作水平。此次展覽投稿總數423人552件,其中女性作品65人72件,占總數的15%,在經過初評、復評和終評之后,入展作品117件,其中女性作品入展只有18件,占入展總數的15%,從以上數據不難看到我省女性作者的群體概貌。在我省首屆少兒展中,我清楚的記得投稿和入展的男生和女生的比例是各占50%的。這是否能讓我們女性作者思考一下其中的原由呢?多年前的一些展覽在評審時,只要是看到女性作者,我都會情不自禁的喊一聲“手下留情,這位是女作者”,這或多或少都有些照顧之嫌,但隨著近年來評審機制的更加完善,更加嚴密,作者的名字是根本看不到的。女性作者們,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公正、公平??!這也對我們廣大的女性書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希望我們廣大的女性書者能更加熱愛和鉆研書法藝術,能有巾幗不讓須眉之志,盡自己的一份努力,把祖國的傳統文化發揚光大。


李炳筑


  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是青海省最高書法展覽,4年一次。有幸參加此次評選,感受有四:

  一、組織周密。在評審前,省書協做了大量工作,把每位作者署名用白紙遮住并編號,做到按書體歸類,在這次按書體評審中,加快了節奏。

  二、交叉互評,行草組和楷書組交叉打撈初評落選作品,各有收獲,最終各有一件作品入展。避免遺珠之憾。也算一次創舉。

  三、復評11位評委淘汰制打票,對所有初評過關作品打票,超過半數評委不認可則淘汰,現場出結果,既保證公平、公正、公開,又大大提高評審效率。

  四、審讀環節,評委對各初評組入選作品文字把關,因繁簡失準、缺筆少畫、字法模糊,內容因文詞文意不通,淘汰部分作品,著實讓人惋惜。


習建林


  10月15日,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工作在西寧城市職業技術學院舉行,本次展覽共收投稿作品423人552件,經過初評、交叉互評、復評、終評及審讀審議等環節,評選出入展作品117件。

  此次評審工作,省書協繼續深化與中書協評審工作機制接軌,堅持公正、公開、公平、陽光透明的評審原則,評審前召開專題會議對評審委員及工作人員提出具體要求,并組織學習了《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原則及評審委員守則》、《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程序和辦法》,評審過程中繼續采用遮擋作者姓名的方法,最大限度地避免人情因素對評審結果的影響。 

  為保證評審過程高效、嚴謹、公正。本次展覽首次邀請了省文聯機關紀委人員全程監督評審,初評首次成立楷書組、行草書組、隸書組、篆書篆刻組四個評審組并采取交叉互評的方式,首次量化各書體投稿數量、初評數量、復評數量、終評入展數量,首次采用激光筆打票。

  篆書篆刻評審組石力主席為組長, 我作為評審成員之一,有幸參加了整個評審全過程,從入展的23件作品來看(篆書11件,篆刻12件),基本代表了我省目前篆書篆刻創作的真實水平。從作品的取法層面來看,此次展覽作品取法廣泛,篆書上溯甲骨文、商周金文、戰國各系文字、秦刻石、漢碑刻、漢金文、唐宋篆書、明清篆書;篆刻作品涉獵古璽、陶印、秦漢印、鳥蟲印、明清流派印等。篆書印象較深的是看到一幅漢篆作品很有水準,篆刻作品看到一幅陶印作品、一幅將軍印、一幅鳥蟲印及一幅封泥印的制作比較出彩。從存在的問題來看,一是篆書作品仍然存在模仿或變相抄襲、模仿當今名家或全國展入展作品的現象;二是錯字硬傷依然普遍,幾幅尺幅較大的作品寫的不錯,能看出來作者花了大力氣,然明顯的幾個錯字硬傷,讓評委很是遺憾。三是創作能力亟待提高,篆書作品大多處于集字狀態,幾位篆刻作者印屏內作品半數為臨摹的古印。四是刻、拓邊款的能力亟待提高,總體來看大部分篆刻作者只重視印文創作,刻、拓邊款的能力普遍欠缺。

  希望大家要增強對傳統經典文化學習,加強文字修養,循序漸進,期待更大的進步,以上與各位道友共勉。



任學軍


  備受青海書壇關注的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工作結束,該展覽每四年舉辦一次,為青海省最高級別的綜合性書法篆刻展,無論是投稿數量的增加,作品質量的提升,反映了書法作者對此展的高度重視。

  展覽收稿500余件,書體齊全,風格多樣,是省展收稿數量最多的一次,行草書投稿數量最多,小行草以晉人意趣風格為多,顏、米、趙、蘇、趙之謙等歷代書家均有涉獵,大字行草書多取法黃庭堅、王鐸等書家。初評中大多作者因入古不深、功力尚淺、創作能力不足落選。在第二輪復評的集體打票環節評審中,有幾幅作品取法雷同、筆法相近、面目相似而慘遭淘汰。作品文字審讀環節中,有六七幅作品因有文字硬傷未能入展,甚為可惜。


謝全勝


  此次展覽投稿量比往屆增大不少,書體品類齊全,涉及面廣泛,可喜可賀的是有不少的新作者的涌現,也是青海史無前例的最為盛大的一次書壇盛宴。

  評審全過程陽光、透明、公平、公正,經過初評及交叉互評、復評和終評三個環節選出百余件作品入展。呈現出青海書法的最高水平,令人欣慰。同時也有些不足:其一是對古代法帖的研習不夠深入和理解,導致創作時兩張皮。其二是篆書作品線質弱,缺乏墨色變化;隸書作品表現不純粹,肆意的變形,過度的造勢,顯得不夠自然古樸;楷書呆板、僵硬,不夠流暢、靈動,缺乏生命力;行草書缺乏創作能力,使得臨帖和創作脫節,不能夠有效地結合和轉換,呈現出“集字作”和“自我作”。諸類作品難以沖刺國展,無法面對國展大軍的考驗。

  總之,要在傳統上下功夫,打牢基礎,沉下心去做功課,帶著思想和思考去學習,化傳統為己有,須靜思,待努力提升。



李宛谿


  評審和以往不同,分成了四個組:行草、篆書篆刻、楷書、隸書,評審過程中評委們很認真。落選的作品普遍存在以下問題;①臨帖作品,②基本功較差,③章法一般,錯字漏字。④平時不臨帖,信馬由韁創作??瑫M在評審中全面照顧到了各個領域,小楷、唐楷、魏碑等均有代表作品入展。

  入展作品從各方面看都比以往水平要高,遺憾之處:其一是沒有見到榜書作品。其二是沒見到寫的文雅、靜氣、平和安靜的作品,入選的作品大都是粗狂、豪放、靈動,沉雄。大概這也是跟時代人們的審美有關………。



孫發祥


  本人作為這次評審的監審組成員,對評審活動進行了全程監督。作為青海省首創的四年一次的大型書法展,對這次書展有下面幾個感受:

  一、投稿數量多,本次書展受到了廣大書家和書法愛好者的熱烈響應,投稿數量較以往明顯増多,且各書體都有,風格多樣,取法多家,史上主要的名家碑帖幾乎均有所涉及,來稿中行草書仍然占近一半,篆書篆刻和隸書的量有所增加,整體水平有了提高。

  二、評審準備工作充分,特地租了學校的體育場館,搭了架子,聘請了20多名志愿者,承擔了分類,編號遮擋作者姓名,展示、懸掛、記錄等工作。

  三、評審過程嚴格公正,成立了評審委員會,下設評審組、監審組、協調工作組。評審組分為楷書組、行草組、隸書組、篆書篆刻組,除主席團成員外,還聘請了參加過國展、專業成績突出的人員擔任評委。

  為嚴肅評審紀律,特邀請省文聯紀委同志參加監審,監審組有3位成員,全程監督評審活動。

  評審分為初評、交叉互評、復評和終評幾個環節。召開評審預備會,宣讀評審原則、評審紀律,討論通過評審程序和辦法。評審實行淘汰制,初評時,只要有一位評委說留則留,以避免岀現遺珠之憾。初評后,各評審組交叉互評,在淘汰作品中再尋找是否有遺漏的好作品。初評、復評期間允許爭論,提出不同意見,相互討論,投票環節則要求獨立投票,不允許發表意見,避免導向性意見,禁止拉票。

  加強了文字審讀,錯別字的審查。在考慮文字的莊重性和規范性的同時,又考慮約定俗成的書寫習慣。有爭議處,查閱工具書,對認定錯字或繁簡同篇的,還須得到多數評委同意。

  最終評出了117件入選作品,充分考慮了各書體的均衡發展,篆書篆刻、隸書均占有相當比例。

   此次評審工作與中書協評審機制接軌,實行了陽光評審、學術評審、規范評審,采用較為先進的激光筆投票,保證獨立性、公正性的同時提高了效率,紀律更嚴明,程序更規范,達到了維護作者權益、引導青海書法創作導向的目的。

  評審過程中看到的幾個問題羅列如下,期望書法愛好者在以后創作投稿時留意。

   一是模仿時人今賢作品的問題。學習今賢作品可能入門較快,易上手、易入展,但弊端也顯而易見,照搬照仿,縛住了自己的思想。如果對古代名帖研讀不深,對古人總結的技法缺乏系統的訓練,則不可能走遠。今賢的成績,是他們多年研習古帖基礎上的心得和自己的解讀,應該了解、借鑒他們的學習創作規跡、經驗方法。只有深入傳統,取法乎上,向古人學習才能走得更遠,在具備一定能力后,再借鑒學習當代人也未嘗不可。

  二是還有些作者可能書寫量少,因而線條質量偏弱,少變化,不厚實。整體平穩有余,缺少勢的飛動,缺乏神采,飄逸者留不住、沉著者不靈動。還有些作品偏重臨摹,拘泥于字形筆法,亦步亦趨,沒有自己的思想,風格雷同而被淘汰?!肮挪还詴r,今不同弊”,以古人之法,直舒胸意,表現時代特征,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三是錯別字。此次評審專門增加了文字審讀、字法審讀環節,目的就是引導作者提高藝術修養,避免出現此類硬傷。審讀中發現有繁簡混用現象,而有明顯錯字的問題更為突出。作品完成后,作者沒有仔細檢查,有幾幅作品,整體效果不錯,因有明顯錯字而遺憾落選,有幅自撰聯明顯不合楹聯格律要求,也遭淘汰。

  四是小字作品偏多,大字作品少。一眼望去,全是小字,密密麻麻,風格近似,很難跳出來?,F代展覽重視展廳效應,評審中記得有一幅隸書大字作品比較醒目。大字作品重氣象,其用筆,結字和墨法要求相對高,只有多錘練,多實踐,不斷摸索,假以時日,一定會有所得,給人們帶來不同的視覺效果。



牛庫山


  有幸以監審組成員身份參加2020年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工作,有如下粗淺認識。整個評審過程以專業、規范、公平、嚴謹概括:一謂專業。這次評審在初評中首次采用篆書篆刻、楷書、隸書、行草書四個評審組分組評審,各評審組成員都是本書體省內專家,體現了專業性。二謂規范。評審分初評與交叉互評、復評、終評三個環節,每個環節設定入選的比例件數,逐步淘汰,確保入選作品質量。三謂公平。復評、終評11位評委全體打票,要求評委只投票,不能發表自已的看法,6位(含)以上評委打出淘汰票的作品被淘汰出局。對評審過程實行嚴格的監督,為此,省書協特邀省文聯機關紀委書記參加評審工作,努力確保評審工作公平、公正。四謂嚴謹。為保證評選出作品的質量,終評中進行文字審讀,對錯字別字、繁簡混用超比例、臨摹的作品進行嚴格審查,最終確定了入選作品117件。

  入展作品真實展現了我省書法創作水平,為今后書法作品的公平規范評審起到了示范引領。



劉建平


  這是青海省書協舉辦的規模最大,規格最高,參與人數最多的一次展覽,投稿552件作品,入展117件,也是淘汰率最高的一次展覽。

  因此,評審也更加嚴格:評審過程中手機由組委會統一保管,評委也更加自律,除了嚴格的評審制度和保密要求,評委首次使用激光筆投淘汰票,初評按書體分組評審,再由所有評委投淘汰票,評審速度加快,效率大大提升。

  這些是此次評審的幾個亮點。

  此次投稿,隸書共95件作品,也是綜合展覽中收到隸書作品最多的一次,規則要求由隸書組初評,再與篆書篆刻組交叉互評,以避免遺珠之憾。

  最后11名評委從初評作品中投淘汰票,六人以上評委確認才可落選,最后保留17件隸書作品入選,競爭激烈。

  就隸書作品普遍存在的不足談幾點個人看法,僅供參考。

  第一、從作品整體來看,除了不多的幾件好作品以外,其余存在臨帖功力不夠,線條偏弱,字形隨意,法度不嚴,過度創作,整體缺乏視覺沖擊力的普遍現象。

  第二、大字創作較少,大字是學習隸書的重要一環,也能為寫好小字創造條件,另外作品缺乏書寫性,不流暢,筆法單一,捻管、絞轉、鋪毫等這些隸書常用筆法運用的還不夠大膽,不夠到位。

  第三、落款依然是隸書作者的弱項,需要作者多多臨習行書、章草等隸書常用的落款書體。

  第四、選擇書寫內容較為隨意,不夠新穎,自創較少,同時錯字、漏字也時有出現,影響作品質量。

  第五、雖然漢碑是學習隸書最基本范本,但為了書體的多樣性,也可選擇臨習秦簡 、漢簡 、 楚簡 、清隸等。




胡晉峰


  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作為我省書法篆刻界規格最高的屆展,無論從參與作者和投稿數量上都創下了新高。投稿作品總體上講取法乎上、氣象萬千,但也存在一些問題。首先,各體書或多或少都存在字法問題的硬傷。有不少作品從創作層面上講,非常到位卻因字法問題被淘汰,令人惋惜。其二,對于如何繼承傳統、弘揚民族優秀文化有些作者思路不夠清晰。一方面,有些作者對歷代書法經典的學習不夠專一和深入,作品缺乏感染力。另一方面,有些作者的功底扎實,但不能做到食古而化、勇于創新。如何創作出符合時代風貌、具有個人藝術語言的作品是當代書法人最大的命題也是當代書法人的責任和義務。


王春生


  這次書法篆刻展評審機制較為縝密、科學、規范,整個評審過程充分體現了學術、公正、公平。入展作品風格多樣,能看出我省書法作者對傳統的尊重、認知和把握,既能體現出深厚的傳統功力,又展現了個人的審美追求。但稍感缺憾的是:書體之間比例極不平衡,行草書數量較多,水平高;篆隸書、篆刻作品相對較少,水平偏低;小字作品多,大字少,視覺沖擊力強的作品少。

  坦率地講,看完全部復評作品后,個人感覺這屆書法篆刻展中篆書和隸書作品整體水平偏低,部分老作者水平尚在,但絕大多數作品不夠理想,是因為不設獎?還是其它什么原因?大多數都是小情調、小趣味作品,那種氣息高古、雄渾、博大氣象的隸書作品寥寥無幾。作為始于秦、盛于漢的隸書,基本上都是古質樸茂、渾厚天真一脈,整體氣象磅礴壯美,無不呈現出骨力通達、氣象超邁的神采。張遷碑雖然相對柔美,但柔中帶剛、骨力鏗鏘。

  全省大展是一種導向,倡導的應是書法的正大氣象。所以,我們還應該重新去理解“筆墨當隨時代”這句話?!半S時代”,并不是一味的在形式上創新求怪求巧,其前提首先是傳承。反觀本屆展的隸書作品,流走浮滑的不在少數,從入展的17件作品來看,大多數作品有欠缺扎實臨帖的問題,摹仿作品較多。問題在于創作作者缺乏書法本體意識和文化本體意識,反而在形式美和趣味上花大力氣,虛張聲勢,俗化了作品藝術性,以致顧此失彼,這個問題從被淘汰的作品中可一窺全豹。這樣的結果與作者平時在研習過程中對于法帖的理解、綜合能力的提升等方面其實有著至關重要的關系。 

  一般人可能會以為篆書很簡單,認為不過就是垂直水平的直線和簡單的轉彎,稍加練習就可以掌握了,其實不然。篆書看似簡單,實際上很困難。篆書的難,就在于筆畫要始終如一,結構也要嚴謹端正,要寫到每一筆畫、每一個字都符合要求,線質基礎要扎實,除了要有超高的穩定度,也要有絕佳的字距掌握能力,以及現代人不容易做到的長時間沉靜書寫。

  很多現代書法家的篆書作品,甚至連篆書筆畫的力道都無法掌握,只是借用篆書的字體,很豪邁地在紙上亂涂罷了。所以書法要想創新,如果不具備基本功夫,任何嘗試、創意、創新,都是白費功夫!

  加強臨古、不斷提高臨摹及創作的水平乃是全省書家的第一要務。


吳有生


  有幸應邀為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學術觀察團成員,參與了評審工作全過程,有如下觀感:

  本次投稿共423人552件作品,為歷次展覽之最。原計劃終審入展100件,考慮質量、數量,有所突破,最終入展117件,按照“每位作者限入展一件”原則,入展作品約占投稿人數的28%。

  評審委員會由評審組(行草、楷書、隸書、篆書篆刻四個小組)、監審組組成。另設學術觀察團2人,以全方位觀察并客觀地評價評審工作。

   為做好評審工作,省書協制訂了《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委員守則》及《評審程序和辦法》,召開評審預備會組織全體評委逐條認真學習并通過《守則》、《辦法》。

  評審工作堅持了民主集中制原則,實現了公開、公平、公正的陽光評審與規范評審。各組評審人員能認真遵照守則要求,嚴格執行評審程序和辦法。所有作品全部用編號紙掩蓋作者姓名部分。在初評、交叉互評、復評、終評的全部評審過程中未見任何違規現象。評審中幾次遇到學術方面的疑難問題,均由評審委員會及時組織裁決,避免了誤判,增強了評審的規范性。為了避免和減少遺珠之憾,評審委員會經認真商議,對各書體的計劃入展數量適當調整。

  總體感覺本次評審很好,是值得投稿人員和廣大書法愛好者信賴的。

  評審結束后評審委員會召開評審總結會,組織大家進行了認真總結,并對今后進一步搞好評審工作,促進我省書法藝術事業的發展提出了一些可行性的建議。


當下青海書法創作現狀蠡探

---以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為例


                                               吳 佩 鷹


  10月15日2020青海省書法篆刻展評審工作在西寧圓滿完成。此次展覽共收到423人552件投稿作品,為青海書法展覽歷時之冠。經過評委會嚴格評審,共有117件作品入展。本文從年齡、性別、地域、書體等方面對當前青海省書法創作狀態進行數據和理論分析。

  一、年齡結構:

 年齡

投稿人數

投稿比例

入展人數

入展比例

18歲-40歲

 87

 21%

 32

 27%

41歲-65歲

 277

 65%

 86

 73%

66歲-81歲

 59

 14%

 0

 0%

  此次展覽年齡跨度較大,最小者18歲(3人),最大者81歲(1人)。我們將年齡大致分為三個階段,從投稿和入展比例來看,發現當下我省創作骨干仍集中在41—65歲年齡段,其中55歲、58歲、52歲三個年齡群體(屬60后)投稿人數最多,分別為28人、25人、24人,占這一年齡結構的10.1%、9.0%和8.7%;而從18—40歲的年齡段來看,投稿人數所占比重雖然不高,入展比例卻提高了6個百分點,盡管中老年書家投稿、入展人數有絕對優勢,但可以看出,同等情況下(18—40歲23個年齡點;41—65歲25個年齡點)中青年作者的創作能力要強一些,由此可以粗略推斷,當下我省中青年書家的創作情緒、技法、書法審美導向要略高于中老年書家。這與省書法家協會近年來一直致力于我省書法人才隊伍建設有很大關系,青年入展作者中一部分作者(15人)就是“雛鳳新墨”80后青年書家,這為下一階段我省如何進一步提高青年書家梯隊創作水平,盡快實現更多國家級會員注冊提出了挑戰。

  二、性別結構:

性別

投稿人數

投稿比例

入展人數

入展比例

 男

 487

 88%

 99

 84%

 女

 65

 12%

 18

 16%

  可以看出,女性投稿率要遠遠低于男性投稿率,入展率自然不高,這與中國古代和當下全國書法發展情況相類似,一部《玉臺書史》也只記載了古代寥寥二百多名女書法家,就我省來看,從少兒展男女比例均衡,到承辦全國婦女書法展,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其次,從各類書法培訓機構到全國大學書法專業教育來看,都不乏女性學生,拋開文化觀念等不論,當下這一現狀的改變還需要一個過程,我們只能靜待花開蓮現。

  三、地域及教育結構

  由于經驗問題,一些投稿作者并未寫清楚具體地址,我們無法準確統計,但就現有地域數據分布來看,仍以西寧地區作者為主,其次是海東;與以往展覽不同,此次展覽收到許多來自海北、海西、海南、黃南、果洛州以及在全國其他地區(北京、寧夏等)的青海書法創作者的稿件,體現出我省書法創作隊伍地域分布廣泛、職業種類多樣化等特點,這既有利于全省范圍內的書法審美、實踐的普及,又有利于創作者對書法藝術多角度、多層次的認識和提升。另外,收稿過程有兩個情況值得我們思考:一是出現了一些集中幾件作品是來自同一個地址的情況,且年齡不大,推測是同一個輔導機構或是同一個老師的幾個學生,表明我省的書法普及教育在一些地區已蔚然成風,但就入展情況來看不容樂觀,這需要我們關注基礎書法教育中審美標準的厘清及提升問題;二是投稿作者中有大學生,其中還有書法專業的大學生,知識結構來看,還有碩士和博士研究生,我們欣慰地看到我省書法創作隊伍中開始注入了科班生、高學歷的新鮮血液,或許,這將是一股“涌動的暗流”,他們能帶動或引導青海書法朝著專業化、學院派的方向發展,放眼全國,這本身也是書法發展的必然趨勢。

  四、書體結構

書體

稿件

投稿比例

入展數

入展比例

行草書

248

 45%

  58

49.6%

  楷書

100

 18%

  19

16.2%

  隸書

 95

 17%

  17

14.5%

  篆書

 74

 13%

  11

  9.5%

  篆刻

 35

 7%

  12

10.2%

  行草書仍然為大類。整體來看,我省創作者取法廣泛,對古代各個書家、書風流派甚至到近代書家等均有所涉獵。較之以前,篆書篆刻取法多樣,篆書有小眾化的中山王、篆刻有鳥蟲篆等;隸書取法高古,有不少秦隸、簡牘隸書和金農體作品,然而從入展情況看,這些作品技法顯然不夠成熟;行草書大多集中在唐宋書風,二王與其他書風作品相對較少??傊?,一是惜無大字作品,缺少草書作品;二是個別作者或臨摹當代書家,或標新立異,沒有遵循書法藝術規律、深入經典,做到與古為徒、守正創新,書法審美認知水平亟待提高。





評審委員會



 主 任:谷曉恒

 副主任:石力

 評審組:

 組 長:陳治元

 成 員:

 行草書組:

 陳治元 李炳筑 任學軍

 楷書組:

 王永洲 徐小江 李宛谿

 篆書篆刻組:

 石 力 習建林 胡晉峰

 隸書組:

 謝全勝 劉建平 王春生

 監審組:

 組 長:孫發祥   

 成 員:劉淑萍 牛庫山 王光獻    

 學術觀察組:

 吳有生 吳佩鷹   

 協調工作組:

 郭 強 陳冬梅 (城市學院志愿者20人)





評審花絮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不會發表評論(點這里)
微信